<tbody id="eutno"></tbody>
<th id="eutno"></th>
<th id="eutno"></th>
    1. <em id="eutno"></em>

    2. <tbody id="eutno"><noscript id="eutno"></noscript></tbody>
      <em id="eutno"></em>
      <dd id="eutno"></dd>

    3. <span id="eutno"></span>

      <button id="eutno"><acronym id="eutno"></acronym></button>

      唐人街

      訂閱

      聚焦中國海外利益的延展與維護,講述全球華人圈的故事。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73

      中信美術館的老師您好!不愧是美術館的同仁,問題直指埃及藝術的精品。
      奈弗爾提提像的“歷史意義”包含了很多層面。這尊雕像在世界美術史上的意義是很重大的,我相信中信美術館的老師才是行家,在此不再班門弄斧了哈。我覺得還有一個層面作為埃及學家應該多談一談,就是從她的發現,到當下的爭議,這段歷史的意義。
      首先我們能看到一件藝術品或者一件作品(因為在古埃及沒有現代美術上所說的“藝術”這個概念)的意義是在不斷地發生著變化的。我們對這尊雕像在古代的功用尚不清楚,有學者說是祭祀用,有學者甚至提出是教學模型。無論如何,她重見天日后已經不再有這些意義,而是成為了一件供人欣賞的藝術品—這是一個西方美術傳統賦予的新意義。同時,她也成了大眾文化的一部分,被人們以裝飾品、廣告、商標等方式消費著,乃至成為了古埃及女性和當代埃及的名片。這些都是古埃及那會兒沒有想到的。而如今圍繞歸還她到埃及的爭議也反應了這尊雕像正在被當代埃及的民族主義浪潮賦予新的意義。
      再次,這段歷史的意義也關乎考古學與殖民主義和民族主義的聯系。不可否認,胸像是被德國人發掘來的。無論德國人是把她順走的,騙走的,還是“合法”地拿走的,這都反映了歐洲國家在埃及發掘曾經的霸權地位,以及埃及考古學和歐洲殖民勢力間緊密的聯系,我們回望奈弗爾提提胸像的歷史和今天的爭議,就會發現學科史上這塊不可抹去的陰影。從這座胸像的“爭議史”中我們還能看到民族主義和考古發現的聯系。納粹政權拒絕歸還,并且聲稱要為她建立新的博物館,這是在借這件考古發現來彰顯霸權和納粹宣揚的民族主義。如今埃及的哈瓦斯追討德國,也是為了彰顯埃及日益高漲的民族主義,在爭議中不自覺地將這件雕像實為埃及主權和民族認同的一部分了。
      所以這件雕像的歷史意義不僅在于其歷史,也在于其當下的爭議。畢竟,當下就是未來的過去。
      至于歸還的問題,我還是這句老話,在這里談很傷民族情感,因為每每談及人家的文物,就會想起自己的文物。不過,還與不還,就國際上來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人相信一個國家國土內的所有發掘所得屬于這個國家,因此應當歸還,這個沒毛??;有人也覺得古埃及的文物就應該屬于現代埃及,因此理當歸還,這個也沒問題;有人相信這是人類的共同文化遺產,保存在哪兒不是主要矛盾,保存好才是關鍵,這個說得也在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觀點,不必互相指摘。如今這座胸像的歸還已經到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情況,我們不在其中,不了解具體的隱情,不好妄下判斷。唯一的出路是相信人類集體的智慧。
      說得很傷心,很沉重,但是我仍然希望大家在“吃瓜”哈瓦斯追討德國柏林博物館的同時,思考這些歷史意義,看到歷史是復雜的,多層次的,不能一概而論的。

      49

      謝謝這位網友的提問!我喜歡這樣有生活氣息的問題!
      這里頭說的很多古埃及人生活上的習慣實際上是經過了很多代流行文化的吸收和再創作之后形成的,往往忽略古埃及不同社會地位、不同歷史時期和地區的風俗習慣。就好比一個老外來了趟北京胡同,回到家鄉就跟人家白活說“哎呀額地上地呀,中國人都喝豆汁兒,吃焦圈兒”,其實這不是一個準確的說法兒,對不對?因此在這里,咱們就每條兒都拆開來說說。
      咱們先說說發型和假發的事兒。古埃及人無論男女都刮光頭?No No No,古埃及的托尼老師們都不高興了。埃及人是很熱愛“洗剪吹”的。在埃及的一些遺址我們會看到雖然尸體已經是骷髏了,但是頭骨上會保存有特別好的頭發,有的還梳著一些小辮子做裝飾。學者們甚至發現了垂在發間的小掛墜,說明頭型上埃及人還是很會玩兒的。假發是非常昂貴的,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戴得起的。如果去看埃及的平民墓葬,如果大家都戴假發的話,理應有陪葬進去(貴族會這樣做的,比如都靈埃及博物館里的Kha夫妻),但是實際上大多數老百姓都沒有陪葬假發。僧侶刮光頭是沒跑兒的,因為僧侶的目標就是要潔凈。所以對于埃及人是不是光頭,是不是戴假發,要看社會階層和職業的。
      然后說說化妝。在這方面,埃及人無論男女都的確很精致。當然,人家化妝的主打不是BB霜,氣墊粉撲這些個高科技,而是很簡單的眼線膏、化妝勺和研磨用的小“調色板”。從前王朝開始,就能在人們的墓葬中找到各式各樣的小調色板,有時候能在周圍或者調色板表面找到方鉛礦的痕跡。這就是埃及著名的“眼妝”了!到了中王國,一些富人的棺材中也要畫上來世需要的東西:枕頭、涼鞋,還有兩袋子眼妝膏。不過您要注意啦,古埃及小姐姐們畫眼妝不僅僅是為了好看,男人們畫眼妝也不為了當“女裝大佬”,這其中是講究醫用價值的。埃及的醫學紙草中就建議人們用化妝用的眼膏治療眼部炎癥。一些學者認為,眼膏中的方鉛礦有一定毒性,因此能消炎。還有一些學者認為,厚厚的眼線還可以防止眼睛被沙漠反射的陽光灼傷,現代很多滑雪運動員也是用類似的手法。所以對埃及男女化妝這個事兒,不僅要從我們對化妝的理解來認識,也要考慮到埃及人自己怎么說的。
      最后說說擼貓。的確,埃及人是人類歷史上馴化喵星人的有功之臣,但是把他們說成是十足的貓奴就有點過了。這一點可能都出自埃及學歷史上發現的大量貓木乃伊、漂亮的貓銅像(Gayer-Anderson cat)。加上古典作家也誤會了,覺得埃及人奉貓為神明,甚至有波斯人攻打貝魯西亞(Pelusium)用貓作為“肉盾”,埃及人不敢還擊的奇聞(這個真的太欠兒了),于是今天的人就覺得埃及人“崇拜貓”,經過流行文化進一步包裝就成了貓奴。實際上這種做貓木乃伊和動物崇拜出現在古埃及歷史較晚的時候,而這種動物崇拜實際上的目的是崇拜貓所對應的神,貝斯泰特。當時地中海地區很多人來埃及,正巧碰到了,以為埃及人只是單純地崇拜貓這種動物。近代西方人也將這點視為一神教所不齒的偶像崇拜,于是也可以夸大“拜貓”這個認識。到了今天,我們就真的認為埃及人是純粹的拜貓,是貓奴了。實際上,人家埃及人的確喜歡貓,但是對于他們“崇拜貓”的這個印象,一定要看具體的時間段,并且要考慮我們接受的信息是不是經過了很多代的扭曲。
      再次感謝您的提問,借此能澄清一些流行文化中不太準確的說法兒。說了這么多,有一點必須承認,埃及人的生活真的不比我們差,也是很精彩的呀。

      41

      多謝提問!這個問題真棒,關乎使用筷子的禮儀。
      《筷子一敲仙樂飄》講的是南北朝時期音樂奇才萬寶常與筷子之間的一段故事。在常人眼中筷子就是筷子,沒有什么稀奇,但是在萬寶常的眼中,筷子它分明就是一種樂器。與朋友相聚的宴席上,萬寶常用筷子一劃拉,瞬間金石絲竹仙樂陣陣,動聽的旋律一泄而出。
      對于像萬寶常這樣的造詣深厚的音樂家,世界就是個大舞臺,身邊的一切都能成為樂器。他用筷子敲擊杯盤碗盞是因為在宴席上沒有合適的樂器在身邊,他靈機一動用上了筷子暫當樂器。當然,這是一種很特殊的場景。
      一般情況下在飯桌上用筷子敲擊碗碟是一種無禮行為,比如,在等待餐食時無聊地用筷子敲擊碗碟,為引起服務員注意用筷子猛敲碗碟,用餐時不開心了用筷子敲碗碟……
      作為中國人標志性的食器,使用筷子要符合禮儀,用筷子敲碗碟屬于使用筷子的禁忌。南朝南齊南梁時期道教茅山派代表人物陶弘景在其《養性延命錄》一書中告誡眾道士不要犯五逆六不詳,其中之一就是:“以匙箸擊盤上,兇?!币馑际怯蒙鬃?、筷子敲擊盤子,很不吉祥,有犯者兇。另外,過去乞丐沿街討飯時,往往用筷子擊打飯碗飯缸,以引起人們注意給予施舍。因此,在餐桌上用筷子敲擊碗碟類似乞討行為,顯得卑微低賤而無禮。
      小時候因為用筷子敲碗被家長訓誡的小伙伴,快回家感謝家長,他們都是隱于民間筷子禮儀的守護人!正是因為有了長輩們的嚴守,筷子禮儀才能一代一代傳承至今。
      除開不用筷子敲擊碗碟,使用筷子時還要注意不要隨意放置、顛倒首尾、指指點點、含吮嘬嘬、翻檢菜盤、滴落湯汁、豎插筷子,等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无遮挡很黄很黄在床视频女_一本大道在线播放天天_日韩亚洲国产综合高_中文字幕久精品视频在线观看